义乌市网上侨联
首页
让 义 乌 再 一 次 强 大 ——对世界“小商品之都”建设的点滴理解
让 义 乌 再 一 次 强 大 ——对世界“小商品之都”建设的点滴理解
发布时间:2017/03/10 文章来源:义乌市侨联
    【编者的话】:上周末,义乌《同心智库》执委会召开研讨会,专门研究打造世界“小商品之都”和《同心智库》建设课题,同济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副院长、同济大学市场经济研究所所长龚晓莺教授携博士团队专程从上海前来义乌参会;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颜新香自始至终参加会议。现将部分专家学者发言分期摘编刊发,供市委、市政府和有关部门领导决策参考。
    曾经的义乌,作为小商品之都,不容质疑,举世公认。尽管交易额因为统计口径、统计方法不一样会有很大的差异,但是没人不认可义乌小商品市场龙头老大的地位。
    义乌今天还是龙头老大吗?义乌今天还配称小商品之都吗?按照传统的概念和标准,义乌的地位还是无人能撼动的,不论是临沂,或者是汉正街,都无法改变义乌市场的霸主地位。但是,市场的形态变了,何为小商品之都,要重新下定义了。     以小商品聚集在某地的数量多少作为“都”之标准,已不符合当今之业态。马云旗下的大淘宝,一年前的统计,年销售额已突破3万亿元。义乌小商品市场的年销售额即使是3千亿元,也只是大淘宝的十分之一。要说“都”,显然是杭州,而不可能是义乌。阿里巴巴、亚马逊都在全球布仓,借助互联网、借助智能化手段实现就近发货,将大大降低物流成本。原先的把各地的商品集聚到某地,又从某地散发到各地的模式,将渐渐萎缩。义乌小商品市场创造了一个时代的辉煌,但这个时代将逐渐离我们远去,未来属于线上市场,属于阿里巴巴属于亚马逊。
    这种变化谁都看到,义乌面临的危机也日益显现。义乌人在突围的路上寄希望“线上线下融合”,但这是人们的一厢情愿,“线上市场”与“线下市场”并不存在内在的必然的联系。电子商务最大的特点就是不需要“二传手”和“中间商”,义乌小商品市场就是一个可以被电子商务省略的“二传手”、“中间商”。“电子商务不论怎么发展都离不开义乌小商品市场”,义乌人的这种盲目自信,说白了是对互联网的陌生和对电子商务的无知。
    事实上,义乌小商品之都地位面临的挑战,并不首先来自电子商务。义乌小商品市场诞生于资源匮乏商品短缺而且是信息不对称的时代。那个时代,人们不知道除了义乌还有什么地方能买到他们想要的东西,所以都往义乌跑,只要到了义乌就能买到他们想买的所有的一切。时代变了,世界进入了产能过剩的时代,各个地方的人们不是愁买不到商品而是在愁怎么样去产能、去库存,来义乌采购的人也自然而然减少了。义乌人占领了“人无我有”的先机,义乌人也懂得“人有我优”的道理。措手不及的是,在朝“人有我优”的方向努力的时候,又突然遇到了电子商务。
    为了应对电子商务,要让义乌继续成为小商品之都,就必须建成像阿里巴巴、亚马逊那样的平台。但是,互联网时代只有第一没有第二,再建一个阿里巴巴或者亚马逊,不要说义乌就是在上海、在纽约也是不可能的。难道小商品之都的地位只能拱手相让了?
    义乌人很清楚,像阿里巴巴、亚马逊这样的平台是建不起来了,但他人的平台可以为我所用,只要在他人的平台上占有足够的销售额,义乌作为小商品之都的地位仍然可以岿然不动。近些年,义乌人在电商之路上的奋斗,取得了太多的骄人的成绩,不论是内贸还是外贸,在县级城市可谓一骑绝尘,在与省会城市竞争中也是名列前茅。但是,义乌的定位是小商品之都。“都”,显然不是省城,更不是县城。如果不讲“都”,义乌人是可以自我陶醉一番,但要讲“都”,那是不论取得多大的成绩都是万里长征的第一步。更何况,人家也是奋起直追。去年全国电子商务同比增长23.6%,义乌只有17.14%,还低于全国平均增长数。这也足见义乌人面临的形势之严峻。
    怎样才能确保义乌龙头老大的地位?在2013年初,我的设想是,用3年时间,义乌要有7万个年销售额达500万的电商企业,总年销售额3500亿,再加上义乌国际商贸城7万个店铺的销售额,义乌的霸主地位可以确保。三年过去了,去年义乌电子商务销售额是1770亿。这是一个令无数人羡慕并且感到害怕的数字,但只有我当时预计的一半。我的设想,我的预计,都可以不算数,但有一点我们不能忽略,义乌人当年的自信已发生动摇。一个基本的事实是,当年义乌的两套房可以换杭州的一套房,今天义乌的一幢房可能换不了杭州的一套房,就更不要说北上广深的房子了。说明什么,说明义乌与发达地区的距离在拉大,说明义乌人不再像以前那么富有了。许多大学毕业回到义乌的人,突然发现自己的资产远没有留在一线城市的同学多,当年的优越感顿时消失。
    义乌小商品之都的确保,关系到义乌发展的未来,关系到义乌千家万户每个人的切身利益。小商品之都的确保,当务之急是培育大电商、留住大电商、引进大电商。为此,义乌要提供一切可以提供的条件,用最大的资金投入,采取非常规手段,将包括生产资料市场在内的散落在全市各地的没能发挥足够作用的场所用作电商用房,以最优惠的条件(免费、奖励、赠送)给为义乌做贡献的电商使用。让大电商首先想到的是义乌,最想安家落户的是义乌,最不想离开的是义乌。对电商的培育扶持,是义乌小商品之都建设的纲与本,不论力度多大都不为过。

让民间智库发挥更大作用
•《同心智库》执委会副主任  王建明•

    一、关于建设世界“小商品之都”: 2015年12月4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在约翰内斯堡出席中非领导人与工商界代表高层对话会暨第五届中非企业家大会闭幕式并发表题为《携手共进,谱写中非合作新篇章》的重要讲话。习近平主席在讲话中提到,在我曾经工作过的浙江省,有个小城叫义乌,号称世界“小商品之都”,现在有几千名非洲商人常驻那里,从事中非贸易。这是习主席对义乌的又一次殷切关怀和寄于希望。因此,义乌要着力抓好以下三方面:
    第一方面:要深入贯彻开放兴市的发展理念,充分发挥市场、物流、改革试点等方面优势,主动融入国家对外开放大格局,在更大范围、更宽领域、更深层次上参与国际交流合作,加快建设世界“小商品之都”。市场是义乌经济社会发展的龙头和生命线,是推动义乌继续走在全国前列的动力源,也是建设世界“小商品之都”的关键所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初,义乌县委在书记谢高华带领下,在没有任何国家政策支持下,提出了“四个允许”,义乌开始初创市场,开始出现商贩,开始做生意,开始搞联托运。有了原始积累后,九十年代初开始引商转工,前店后厂,制袜厂、线带厂等专业厂家如雨后春笋蓬勃发展,有了众多中小企业的支撑,义乌的市场生机盎然。二十一世纪之初,对外贸易开始从边境口岸向义乌延伸,外商纷至沓来,国际物流、会展逐渐兴起,市场外向度明显上升,义乌市场竞争力旺盛,现阶段更要为义乌商人走出去,外国商人走进来提供更便捷、更优惠条件,创造更良好的引商、留商环境。
    第二方面:是要加快向现代新型市场转变步伐。当前义乌市场承载着经济转型和自身升级的双重困难。眼下,小商品市场面临诸多问题,除外部市场普遍需求下降,汇率波动加剧,产品附加值低,竞争优势下降,劳动力、原材料以及环境保护成本的上升,微薄的利润,市场竞争力明显下降。同时,国内外遍布的小商品市场,对义乌市场采购的传统模式依存度减少,客户直接下单工厂,近期调研中发现上规模的内衣厂、袜厂,OEM(贴牌代工)、ODM(自有设计品牌)增多,大多数产品根据客户要求以FOB形式送到上海港指定仓库。因此,义乌市场走出去,不仅要输出商品、商人,更输出了办市场的经验、资金和创意、品牌和人才。 “一带一路”机遇千载难逢,“义新欧”中欧班列更是冲锋陷阵,以尖兵率先走出去开疆破土。三十余年来,义乌人无论在国内、国外、市内兴办市场,有成功的欢喜,更有失败的沮丧,真正走向全国、走向世界兴办市场,依然困难重重,步履艰难,已落后于临沂、海宁等市场。对于国际生产资料市场,是否成败,大家有目共睹,改成一般商品市场很难见效,如果把全市的汽车交易销售与其交通运输工具及关联的产业搬入,形成汽车交易市场,建议将原生产资料市场整合搬入五期市场。五期进口商品馆则可搬入宾王市场,与异国风情街形成互动,白天、晚上客流量自然形成,对促进进口市场繁荣,可有效增加进口商品销售量。
    第三方面:全市各方都要积极参与建设世界“小商品之都”。市委市政府提出,今后五年,义乌将抢抓战略机遇,深入实施“改革扛旗”、“市场创新”、“实业振兴”、“都市锻造”、“幸福共享”、“社会善治”六大行动,以实际行动加快建设世界“小商品之都”。当前要有新的格局、新的胸怀利用“义甬舟”开放大通道,以建设“一带一路”商圈为重点,形成商人、商品集聚效应,积极拓展销售渠道。要举全市之力,坚持做好“线上线下、国内国外、进口出口”三篇文章。要继续强化现代物流作为战略性、支柱性产业的支撑作用,全为以赴搭“平台”、打“通道”、开“口岸”,发挥“码头”经济效应,促进义乌市场与现代物流融合发展,以专业化、品牌化、网络化、国际化创建现代新型专业市场交易模式。向上争取政策支持,要想明白,要有战略性、前瞻性,不要跟着其它大城市、开放城市后面,要有差异化,义乌特色。
    二、 关于同心智库:近期可围绕建设世界“小商品之都”,“一带一路”国家战略及美丽乡村建设等方面,有为、有度、有效开展研究探讨工作,充分发挥智库专家学者的积极性、主动性和创造性,用好、用活智力资源。资于智库建设,一是确定智库的服务理念。实事求事说,同心智库没有行政级别,因此,有作为才有地位,不能简单依靠行政管理手段,也不能依靠个人的行政权威,而要靠自身作为来服务社会发展。二是确定智库的服务重点。同心智库应坚持问题导向,提出决策层信得过、用得上、好操作的政策建议;专业化与职业化相结合研究,务实接地气,可操作。三是确定智库的服务的对象。一流智库不仅仅服务领导还要能服务社会需求,引领社会思潮。针对政府部门自己做不了,专业研究机构不愿做的课题,四是确定智库的服务特点。同心智库的服务围绕地方中心工作和敏感问题、战略发展问题,要有超前性、系统性、专业性、示范性、操作性、时效性六大性。五是积极筹集智库运营的资金。民间智库没有经费保障,因此,要探索长期稳定的政府购买服务机制,同时支持鼓励社会力量,包括基金会、企业、个人的捐助机制。六是创新智库的服务方法。要以主动出击为主,不局限义乌,不局限市级层面,各方面、各领域智力需求,更要积极抢占市场的同时做好谋篇布局。

建设小商品之都外贸是重中之重
•义乌市市场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 马文兵•

    刚才有专家提到小商品市场的营业额和大淘宝营业额的比较,我对这个营业额还是有自己的看法,义乌市场2016年市场贸易出口额是1851亿,而山东临沂市场报出的营业额是5000多亿,可是为什么临沂市场却远没有义乌市场的知名度大呢?我们对海外客商调研后得知,他们对中国城市的了解只知道“广州、上海、北京、义乌”,义乌的知名度能和“北上广”齐名。义乌,因小商品市场驰名,义乌小商品市场能产生这么大的国际影响力和知名度,是靠小商品市场的贸易便利和出口量决定的。这样我们应该反思实际的出口额是不是更大?远远不止这个数据。
    义乌是市场贸易模式,不像一般贸易模式那样,市场贸易模式是不征不退的贸易模式,除了政府鼓励报关奖励的部分企业(部分有关系的货代公司)绝大多数义乌小商品市场的货物是不报关的买单出口模式,这些是不在贸易出口额的统计里面的。这样我们只能依靠义乌出口多少集装箱标箱,这个数据是准确的。2016年义乌海海关报关的集装箱数量是88.5万标箱,如果按照一个标箱为30万人民币计算,这样义乌的贸易出口额是2655亿。但是要知道来义乌外商一般不直接和小商品市场发生贸易关系,都要通过外贸公司,在义乌存在数万家注册和没注册的外贸公司,他们带着客户去市场采购,这些外贸公司才是市场的“生力军”。这些外贸公司所产生的贸易出口额应该都算作是义乌实际发生的贸易出口额,以我了解的一家外贸公司为例,这家外贸公司2005年—2007年对市场采购的依赖是80—90%,就是说他采购80---90%来自义乌小商品市场,10—20%来自直接的厂家,来自厂家的这部分是不在义乌报关的,工厂在哪里就在哪里直接报关出货,这些工厂一般分布广东、江苏、山东,包括浙江省内的台州、温州、宁波,这部分货物是不通过义乌走的。可是目前小商品市场运行管理存在的一些问题,使其商品采购的便利化程度及货品优势下降,这些外贸公司更愿意选择工厂直接采购,脱离开了义乌小商品市场,那么,这家外贸公司2015—2016年采购对市场的依赖程度只有3%。当然,这家外贸公司可能是个案?如果是普遍现象,那么这个问题是很严重的,这就能解释目前来义乌的外商很多,但是市场却日渐下行的现象了。再回到义乌的出口贸易额,如果把在义的外贸公司实际发生的贸易额都算作是义乌的出口贸易额的话,这个数据是庞大的不可以想象的,这也是义乌在国际上这么出名的原因。眼下急于解决的问题还是如何保持义乌小商品市场的贸易便利优势和产品优势,才是保持义乌可持续发展,建设小商品之都的重中之重!
    至于电商的发展是因为小商品市场的产品优势而聚拢过来,义乌市场是外向型市场,主要出口目的国是中东国家,目前中东国家的“阿拉伯之春”导致的乱局严重制约了这些国家的电商发展,这个在某种意义上讲对义乌市场是个好事,给了市场调整和再发展一个缓冲的契机,一旦中东电商成熟了,电商对接电商,不再需要线下实体市场,那时义乌小商品市场真的失去了存在的价值。
    义乌在哪里有了知名度就应该在哪里发力!眼下当务之急就是规范市场,培养经营户的业务素养,出台信誉规范奖罚措施,以重新提振市场的信誉;服务外商留住人气,解决外商的居留问题;扶持其产品依赖小商品市场的小微企业,培养小商品市场的产品优势;关怀外贸公司,强化他们在义的存在感和责任感。期待下重拳改造提升,让小商品市场重新释放活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