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乌市网上侨联
首页
骆玲娟:把南非馆“搬”进义乌国际商贸城
骆玲娟:把南非馆“搬”进义乌国际商贸城
发布时间:2018/01/16
    1982年5月,当时的骆玲娟年仅20岁,已先后在北门街、县前街、湖清门摆了4年的摊,是名副其实的义乌第一代商人。
  转眼30多年,摆过摊,跑过运输,守过店面,还开过饭店的骆玲娟,从义乌起家,到南非发家,再回到义乌,在一次次的转型中练就了商人特有的韧劲和从容。
  义乌第一代摆摊的商人
  在骆玲娟很小的时候,父亲就不幸离世,一家人失去了经济来源。16岁那年,她就跟着母亲到处赶集,学着单独摆摊做生意。“一、四、七到廿三里,二、五、八到苏溪,逢双的日子到城里,就开始卖东西了。”骆玲娟说,那时候,摆摊没有固定位置,条件十分艰苦。
  1982年9月5日,位于义乌湖清门的第一代小商品市场——稠城镇小百货市场正式开张,骆玲娟拿到了人生第一个固定摊位。骆玲娟摆摊之初,正值物质匮乏年代,那几年的小百货生意非常红火,用骆玲娟的话说:你货还没拿到,客人已经等在摊位前了。
  没有电话,没有物流,到江苏、温州等地进货,骆玲娟只能靠双肩背,双脚跑。晚上赶进货,白天忙摆摊,忙得连睡觉时间都恨不得用上。
  从马路市场的门板,到钢棚市场的水泥板,再到了第三代市场固定编号摊位……在义乌市场不断升级换代的过程中,骆玲娟的收入也越来越高。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义乌市场兴起货运,她买了一辆大货车,给采购商和经营户拉货,结果出了意外赔光了积蓄。几年后,骆玲娟又投资数百万元开了当地时髦的娱乐场所,不幸倒闭后,她的资金告急。风里来雨里去,辛苦几年下来,骆玲娟积累了不少做生意的经验,也历练出坚强的性格。
  40岁独闯非洲拓市场
  和很多第一代义商一样,骆玲娟经商近40年经历过无数次事业起伏、投资失败,每次她都挺过来了,之后又闯出一片新的天地。
  2001年,为了讨生活,39岁的骆玲娟决定东山再起。白天经营摊位,晚上她就背着包,骑着快要淘汰的摩托车,到市场周边的宾馆,挨个房间敲门找外商。“外贸生意开始了,谁都没有基础。”不会英语,她就带着计算器按价格,手舞足蹈地和外商谈生意,慢慢就会说“hello”“money”“OK”。
  曾经风光无限的老板娘,成了上门推销的业务员,与全新的外贸生意相比,这种落差对骆玲娟微不足道。“不违背法规、诚信、道德,做什么都没关系。”那年的一天,骆玲娟敲开了红楼宾馆一个房间的门,里面是一位在南非做工程的哈尔滨人王大姐。“她建议我可以去南非看看,那里的小商品生意好做”。
  说走就走。一个星期后,骆玲娟独自一人上了去南非的飞机,来到南非的经济中心约翰内斯堡。大型商超、集贸市场、地摊夜市……东奔西走22天后,骆玲娟发现南非高档商场的化妆品都是奢侈品牌,集贸市场没有人做化妆品,于是立刻回义乌发货。
  2002年3月,骆玲娟第二次踏入“彩虹之国”,从义乌市场采购的一个柜的香水、口红、指甲油等化妆品也随之运到。“当地生活水平较高,消费观念也很超前,物美价廉的义乌化妆品很受欢迎,当时2元钱的东西,在那边能卖到6元。”很快,一个柜的化妆品就销售一空。
  生意好做,生活却没那么简单。初到南非的一天晚上,骆玲娟和老乡聚餐后回住处,结果遭遇抢劫,手枪就顶在她的太阳穴,被抢了1万多元。
  几次之后,骆玲娟学聪明了,不再把钱放在包里,裤子和大衣内缝了很多口袋,在南非开车出门时刻关注后视镜,看到有车长时间跟着,就要频繁变道判断是否被跟踪。
  乐当中非文化传播的使者
  2002年7月,骆玲娟在约翰内斯堡东方城租下店面,开出了自己在当地的第一家香水批发店。为了方便生意,她请了一个印度姑娘当营业员,开始恶补英文。“我教她中文,她教我英文。”一边学一边用,骆玲娟很快掌握了日常用语。
  接下来的几年,骆玲娟的生意做得顺风顺水,她在南非和义乌都注册了公司,还陆续带了义乌老乡去了约翰内斯堡经商。一年又一年,到南非经商的中国人多了起来,仅义乌老乡就有100多人。
  2007年之后,随着市场同质化竞争的加剧,骆玲娟渐渐发现,虽然化妆品和小百货依旧好卖,但利润空间却大幅萎缩。骆玲娟开始思考,在商品贸易微利时代,她应该为义乌企业、南非经济做些什么。
  尽管身在南非,骆玲娟却时刻关注着祖国的发展,家乡的变化。2009年,听说国家有关部委决定将“非洲产品展销中心”设在义乌。2012年,她毅然回国,把10多年来在南非积累的资源对接到义乌,在义乌进口馆开设了“南非馆”。“了解彼此的文化非常重要,这样才能发现更多的商机。”经商多年,骆玲娟早已过了为稻粱谋阶段,她致力于充当一个中非文化传播的使者。
  如今,骆玲娟把400多平方米的“南非馆”布置得井然有序,南非文化视频、手工艺精品、野生动物等12个特色区,全面展示了南非经济、文化和特色产品。“希望能有更多来自世界各地的优势资源对接到义乌市场上来。”她说。